真人秀的魅力在“真”不在“秀”


自从2013年《爸爸去哪儿》播出之后,真人秀这种节目形态已在国内上演了6年,亲子、婚恋、朋友……各种老老少少、家长里短也被拍了个遍。最近《幸福三重奏》第二季开播,依旧获得极高的关注度和话题度。为何观众对于这类节目依旧乐此不疲而没有审美疲劳?答案在于返璞归真。

一般来说,综艺节目的生命周期大概是三年,真人秀节目也确实曾经走过一段时间的弯路。《爸爸去哪儿》火了之后,大家争先恐后地争抢真人秀这块热饽饽,一时之间跟风和同质化严重。真人秀节目为了对抗观众的审美疲劳,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博眼球。

有的节目不差钱地任性请嘉宾,一档节目里塞进十几位明星,却让观众抓不住重点。有的通过刻意增加节目难度来吸引眼球,要求嘉宾完成刁钻的任务,吃虫子、露天住宿,怎么折腾人怎么来。可是这些节目都把重点放在了“秀”,却忘记了怎么样求“真”,越想对抗审美疲劳,却越加速了观众的审美疲劳。

最近一两年来,许多真人秀节目有了返璞归真的趋势。节目嘉宾不再是“数星星”一般人多凑数,而是少而精,讲好每个人的故事。也不再通过不给钱、派任务等方式来折磨嘉宾,而是以接近纪录片的方式原汁原味地呈现。最近刚刚上线的《幸福三重奏》第二季就是其中的代表。节目请来三对夫妻,镜头就对准二人世界拍摄,这样简单的模式,让观众看到了生活的本真模样。

在《幸福三重奏》的上一季节目中,几对夫妻的相处模式就引发了观众热烈的讨论。福原爱和江宏杰全程高甜,让不少观众又相信了爱情。蒋勤勤名如其人的勤快,和陈建斌日理万机、懒得干活的惰性,引发了不少讨论。大S的“剥虾论”,也让不少女生对于自己的伴侣有了新的要求。

《幸福三重奏》第二季节目虽然才刚刚播出第一期,已经发酵出不少话题。节目中的三对夫妻分别代表了老中青三种年龄段的婚姻状态,以及不同文化模式下的相处方式。

张国立与邓婕的“互怼式”交流,在日常拌嘴里有着老夫老妻的坦然和默契。陈意涵展现了什么叫“撒娇女人最好命”,让老公许富翔任劳任怨地成为宠妻狂魔。而新婚燕尔的郎朗和吉娜则颠倒了过来,看似娇弱的吉娜对于家务活大包大揽,是十足的宠夫狂魔;郎朗的东北口音中文教学,也承包了首期节目的笑点。

从首期节目来看,新一季的《幸福三重奏》更加纯粹地聚焦在夫妻的二人世界里,没有像上一季那样刻意打造三组家庭之间的联结。没有了硬凹出来的社交关系,大家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更完整地表现出来婚姻的状态,呈现也更加自然了。

不论是展现友情、亲情还是爱情,真人秀的重点在于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果嘉宾请多了,会让关系的展现无处落笔。如果节目规则太复杂、任务太刁钻,就会破坏人物关系的自然状态。这两种节目手段都是得不偿失。

好在如今真人秀节目越来越突出纪实性特点,因此口碑也开始回升。不只是《幸福三重奏》,《奇遇人生》《我家那小子》《心动的信号》等也都获得了好评。只要节目能够踏踏实实地讲述生活本来的样子,观众应该不会看腻的。(刘雨涵)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