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师红星军垦博物馆:在这里聆听军垦之声


有脚步声传来,博物馆迎来了第一位游客,工作人员初明远小声告诉记者:“这是位常客。”老者头发花白,略佝偻,但精气神十足。或许是博物馆里太过安静,只听得见他“咚咚咚”的脚步声。他的第一站,是王震将军铜像处。他驻足良久,缓缓举起右手,向铜像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老者叫冯振海,今年88岁。1949年随王震将军入疆,是一名文艺兵。垦荒初期,王震将军告诉他们:“打仗有兵样,开荒也不能孬!”就这样,“小兵”成了“小军垦”,一手拿镐搞生产,一手拿起乐器为战士们加油鼓劲。冯振海说自己“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几乎每天,他都会出门散步,走着走着,就会来到这里,“来看看老战友,陪他们说说心里话”。他同我们讲述当年“开渠放水”“代水泥”“十二面红旗”等故事。听着老人浑厚的声音,我们眼前出现这样一幕场景——一群年轻人手拿坎土曼,在外国专家断言“不可能有人生活”的盐碱地上热火朝天地劳作,红星二场慢慢有了雏形:团场有了房子,房子边有了路,路边有了田,田间有了笑声。

同冯振海一样,95岁的老兵薛元生也喜欢到博物馆里转转。如今,他的身体已大不如前,无法行走,坐上了轮椅。天气晴好时,薛元生的儿媳妇高羚便陪他来博物馆。

高羚说,薛元生在博物馆里停留时间最长的是“大业初创”这一部分。这里有复原的地窝子场景,还有旧水壶、木轮车等老物件。看着这些,薛元生嘴角含笑,眼里有光,“那束光里,有他的青春”。

《红星二场志》这样记载:“1953年4月5日,四十七团指战员一手拿枪,一手拿坎土曼,吹响开荒造田、屯垦戍边的号角,火石泉大碱滩变成了热腾腾的战场。”

初明远告诉记者,1949年11月,中国人民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进驻哈密时,全团官兵2407人(另有家属44人)。减去随部队继续前行的官兵,现如今,健在的只有14人。

“每张照片、每个物件都有故事”。来到博物馆,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屯垦戍边初期艰苦奋斗的岁月。聆听初明远动情讲述那些“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故事,人们情不自禁流下眼泪。

我懂了,他们听到的“军垦之声”是开荒时那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喊号声,这喊号声里,有他们的青春,有他们的回忆。

趁着午休的空当,我们静静地坐在博物馆门口的石墩上。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中年汉子,他中等身材,略瘦,不喜言语,但提及“老物件”“老兵”,便打开了话匣子,不说透不罢休。

初明远出生于军垦之家,从小听着老军垦的故事长大。刚参加工作时,年轻的初明远就痴迷于收藏军垦文物。他笑称,那会儿“觉得有趣”。小到茶缸、胸章,大到电焊机、磨盘……但凡他看上眼的,“软磨硬泡也得要回来”。在老军垦们看来,初明远就如自家孩子一般,面对初明远的“央求”,老军垦们往往“慷慨送之”。

博物馆历经两次修建。第一次,是2005年,红星二场将场史陈列馆建在了职工教育中心3楼,展示着收集来的军垦文物100多件,主要是书籍、衣物、农具、票证等。第二次,是2016年,团场党委筹备了许久,红星军垦博物馆的建设获得了援疆对口单位河南省文化厅、驻马店市的大力支持。团场通过广播、电视广泛进行征集文物的宣传。

老军垦问:“小初,啥算文物?”“能反映咱团场发展历史的,都算。”初明远说。于是,老军垦们纷纷把自家收藏的老物件送到征集点,吴月英就是其中的一位。吴月英的丈夫李学义是一名老兵。她将家中珍藏的毛章、当年丈夫李学义被评为先进生产者时发的慰问品——一本笔记本都捐了出来。“给后人留个念想!”捐献时,吴月英这样说,“历史应该让后人铭记!”

就这样,博物馆渐渐“充实”了。2017年4月8日,在援疆对口单位大力支持下,红星军垦博物馆开馆,展陈文物2000余件,其中,初明远个人捐献文物1000余件。

金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博物馆看看。他说,想父亲了,就来这里看看,这里有父亲的身影。金巍的父亲金德明是老军垦,从父亲的身上,金巍懂得了什么是兵团人,什么是兵团精神。

金巍最喜欢看的是博物馆里“铸就辉煌”这一部分。那里,有第二代兵团人奋斗的故事。金巍说,他是团场第一批“万元户”之一,称得上是团场致富带头人。再之后,他被调往团场机关相关科室、单位工作,同第二代兵团人一起,建设红星二场。

历史的航程由奋斗者接续。《红星二场志》记载,“经过两代红星二场人共同努力,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团场的生产力迈上了新台阶。”

在前行者画的“圈里”,第二代兵团人在里面填充了颜色,有绿色、有白色、有黄色,绿色是树,白色是棉花,黄色是高楼。

我懂了,他们听到的“军垦之声”,是接过父辈手中的旗帜,砥砺奋进,保护好兵团文物,让历史“看得见,摸得着”。

“80后”方红霞是博物馆的一名讲解员。她的工作是每天面对不同的游客,一遍遍地走进那熟悉的展厅,带领游客重温历史,一次次满怀激情讲述今天的辉煌。方红霞记不清自己带领多少批游客重温历史,在她看来,讲解的过程“获得大于付出”。

当讲解员的3年多时间里,博物馆里每个场景、每件文物、每张照片,方红霞都记得清清楚楚。讲解词不知讲了多少遍,但每一次讲解,她还是会激动不已。“博物馆浓缩了兵团的艰辛发展史和辉煌历程,这里不仅有文物,还有让人热血沸腾、热泪盈眶的历史。”方红霞说。

如今,红星军垦博物馆成为哈密市、十三师一处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承担着保护和展示红色军垦文化的责任,发挥着弘扬兵团精神的重要作用。

人们在这里追忆前辈的丰功伟绩,感受十三师的发展变迁。这里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参观,深入了解兵团的红色历史和文化,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作为团场最年轻的连队“两委”,他在连队工作了一年,对如何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年对郭凯欣来说,是忙碌的一年,抗击疫情、销售葡萄、环境整治……最值得骄傲的事,是大家对他的认可。以前喊他“小郭”有一种“宠溺”;现在喊他“小郭”,多了一份“信任”。

“等风来,不如追风去”,是“小郭”的人生信条。以孺子牛、拓荒牛、老黄牛的精神来实现自身价值、创造美好的人生,是他在这里聆听的声音。

我懂了,他们听到的“军垦之声”,有“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担当,有“以梦为马、不负韶华”的接力奋斗。

岁月远去,精神永存。“红色地标”在当今焕发出愈加旺盛的生命力,红色脉搏跳动得一如往昔般有活力。(谢增杰 文/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