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通过版权授权盘活馆藏资源——文物“飞”入寻常百姓家


由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之一的虎首为原型创作的虎首人身瑞兽模型、从《韩熙载夜宴图》衍生而出的版画,以及用3D建模技术打造的苏州博物馆线上版、佩戴VR设备可感知的三星堆文物,甚至虎踏石砚定制款冷泡茶饮用瓶装水等快消品……近日在京落幕的中国(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下称服贸会)首都版权展区,观众可以通过多种途径与博物馆文物零距离接触。

版权赋能,现代技术重塑,让更多文物走进现代生活。“版权是让馆藏资源‘活起来’的重要方法,要挖掘更多文物版权授权场景,让文物‘飞’入寻常百姓家。”服贸会期间举行的版权赋能文博数字化发展论坛上,北京市委宣传部一级巡视员王野霏表示,数字经济下,丰富文物授权场景促进文化消费,不能只靠政府的投入、博物馆的探索,还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资本、企业的共同努力。

93号院博物馆座落于北京琉璃厂大栅栏区域,是一家可以进行非遗和民间艺术传播和体验的基地,拥有一批当代著名画家牧野创作的记录老北京民俗的画作。此次服贸会期间,93号院博物馆就带来了牧野的画作,以及杯垫、冰箱贴、扇子等众多品类的画作衍生品。这些衍生品甫一亮相就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观赏、购买。此次展览上,该博物馆还与北京首版科技有限公司签约,获得后者提供的全方位版权运营服务。

博物馆馆藏文物开发,离不开版权运营。“博物馆是公共文化服务的组成部分,进行文物开发,首先要通过二次创作把文化版权化,然后才能产业化。”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肖尤丹在论坛上表示,文博单位对文物的采集、传播、存储、展览就是版权化,数字化就是让这种版权的深化,如很多博物馆推出的文创雪糕、文创文具等,就是文化与版权的一种结合。

版权是让馆藏资源“活起来”的重要方法。王野霏表示,2019年9月,国家文物局发布《博物馆馆藏资源著作权、商标权和品牌授权操作指引》,明确了博物馆馆藏资源著作权可体现在具有再次创作特征的数字信息资源上,博物馆可以将具有再次创作特征的数字化资源的著作权对外授权获得相关收益。“博物馆的数字资源商业使用包括但不限于作为书籍、期刊、画册等出版物的内容出版,还包括各类网站及自媒体的内容传播,影视、动漫、游戏及视频开发,各种程度和形式的仿制品的设计与开发,各类文化创意产品及其他衍生品的设计与开发等。”他表示。

如今,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认识到版权的重要性,但在对外授权开发中也遇到很多问题。首都版权协会副秘书长、北京首版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健在对一些博物馆进行调研后发现,问题主要集中在有些数字化服务商未经博物馆许可,将数字馆藏资源对外宣传或私自商用;有些博物馆缺乏“无形资产”运营手段;一些馆藏资源对外合作的市场化程度较低,授权场景少,但预期价值高,导致价值期望不合理;对对外授权的藏品或商品缺乏维权手段。

解决上述问题,需要社会各界力量。此次论坛上,北京首版科技有限公司还与中国文物报社新媒体中心、北京加因科技有限公司等达成合作。“我们整合各方资源,通过数字化让文物‘活泼’起来、通过版权资产管理让文物‘活动’起来、通过版权运营授权让文物‘活跃’起来,并通过版权保护为文物馆藏授权提供保障。”张健表示。

说起文物开发,不能不提故宫博物院。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曾任故宫博物院(下称故宫)院长,从2012年开始,他用几年的时间对故宫文物进行全面开发,实现了“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交给下一个600年”的目标。

“故宫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世界上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也是全世界观众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但我刚来时,大部分区域未开放,99%的藏品锁在库房里,每天观众都是跟着导游的小旗子盲目地往前走。”单霁翔在论坛上介绍,他用3年的时间进行环境整治,扩大开放,到2016年开放面积达到76%,并把慈宁宫辟为雕塑馆、在端门建成数字博物馆等,同时推出文创产品。更为重要的是,借助数字技术扩大了故宫的影响力,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可通过网站、APP等了解一个全景的故宫以及其中丰富的藏品。他表示,如今,数字故宫社区的功能在不断延伸,涉及公众教育、文化展示、参观导览、资讯传播、休闲娱乐、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等,从资源数据化走向了数据场景化、网络智能化。

挖掘馆藏文物授权场景,故宫做法值得推广,同时,业界也在探索更多场景。在此次展会上,20元一根的卢沟桥狮子“数字雪糕”,观众扫码就能免费获得,受到追捧。北京丰台文旅集团董事长杨蕊介绍,通过授权,他们对“卢沟晓月”和“狮子文化”以及宛平城、北京园博园、千年古镇长辛店、文化汽车博物馆、航天博物馆等丰台区域内丰富厚重的文化遗产进行多样开发。

“博物馆授权一件商品,不能仅仅做一个产品,而应该把展览、教育、传播和文创体系统统整合起来,打造‘1+1+N’大文创授权模式。” 杨蕊表示,以版权为核心,以企业为主体,以数字化为形式,以授权为途径,以文旅为平台,打造城市文旅IP,从而推动城市文化产业升级。

如何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让文物“活起来”,进一步丰富文物版权授权场景,张健也有着自己的思考:以版权为核心,将各方力量整合进来,形成一个版权链,包括对文物进行二次创作的设计团队,对文博IP进行精细化管理的版权服务平台,以及技术团队、经纪人、衍生产品生产公司等,来挖掘授权场景。如针对IP互动娱乐消费市场,可以开发品牌、藏品,以及穿戴设备、车载空间互动内容体验、衍生品等等。

“文物承载和记录着历史,博物馆则是承载和记录历史的集大成者,都是优秀的文化资源和创作源头。”王野霏表示,老百姓之所以喜爱逛博物馆,是因为从中能获得文化与个人的精神共鸣。因此需要各方发力,打破物理空间的局限性,进一步挖掘文物版权授权场景,提升广大市民的文化消费。

版权和文物的紧密结合,让国货风、国潮风涌动,更多的文物正在“飞”入寻常百姓家。(本报记者 窦新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